【原创百合】你是橄榄的绿(1)

*写给我老婆的

:两个互相暗恋的人,影子会交换,深深喜欢的那个人的影子会变成自己的,形影不离。

(1)
七月,炎热的盛夏,一场盛大的音乐节在C城冒出了啤酒香甜的泡沫。一支名为Bitterfly的摇滚乐队将在晚上举办演出,乐队的主唱是个叫做May的短发女孩,她是最安静的那个。即使台下人声鼎沸,声浪几乎要撼动整个舞台,她也只是低头顾自弹着那把银色吉他,漫不经心地唱出离奇的歌词。

早在一个月前,Martha就买好了门票,倒数着这一天的到来。她把一头柔顺的黑发染了色,站在阳光下会泛出橙红的光泽。她很早就关注了May,早在她还没有出名的时候。没有人知道在Bitterfly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乐队时...

《With Or Without You》[2]

45小时后

他回到了那个酒吧,在暧昧的红光、举着酒杯的熙攘人群中,他走向他的弟弟,他意识到这不是真实发生的,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。他坐在他身上,面对着他,那一刻他们从黑白影片中脱离,所有颜色都在那个漫长的亲吻中鲜活起来。他穿着最喜欢的西装,他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。

枪声再也不会响起。他的末日始于Liam离开的那个晚上。红光咽气,黑白横行。

他站在Gally的牢房外一米远的地方,外套搭在胳膊上,雨水顺着裤脚滴落在地面。

他看着的不是牢房里的人,而是正对着他的那扇窗户。日光从那里倾泻进来,在他眼里变成一片虚晃,但与阴影总有不同。Gally在阴影里,在他以为他看不清的地方。

那个瘦弱的人抱着膝...

《With Or Without You》[1/n]

*本文是AU《红灯,绿灯和别的什么灯》的后续。


"他把我留在那个山顶,他下来了,我没有。我得了最严重的一次感冒,为此我不会原谅他。当然他也没想得到我的原谅。"

"他走之后,我和Christine住在一起,我们养了一只猫,后来她捡回来一只黄色的狗。我找到了一份不错的日间工作,她做了杂志社的编辑,我们都睡得很早。我最近涨了薪水,买了一双不错的皮鞋。圣诞节快到了。"

"Christine和她的朋友采购了好几天,我说我不想看到圣诞树,但她还是买了。她兴致勃勃地装饰着圣诞树,曾经染成红色的头发已经变回它本来的金色。我很少看见她化妆,脸上的雀斑...

There is no pain, you are receding.

A distant ship's smoke on the horizon.

You are only coming through in waves.

Your lips move but I can't hear what you're sayin'.

When I was a child I caught a fleeting glimpse,

Out of the corner of my eye.

I turned to look but it was gone.

I cannot put my finger...

真的不知道起什么名字

*送给@Hydrangea 的生日贺文
*防止踩雷:莉魂穿小女孩,变成baby doll
*反正今天瞎写啥都不会被谴责对吧(逃

在一个飞虫围绕的路灯下,穿着皮夹克的男人停了下来。他转过身,几步远外站着一个白裙小女孩,看上去只有六岁。

“别再跟着我了。”男人冲她摆了摆手。

女孩的漂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,没有答话。

“你妈妈呢?”

女孩仍然没有说话,她没有流露出任何紧张、恐惧的情绪,稚嫩脸庞上的表情十分坦然,好像一路跟着他走了这么远是学校布置的一项课外作业一样。

“告诉我她的号码,我让她带你回去,这总行吧?”

他从乐队驻扎的宾馆步行去附近的酒吧喝了一杯威士忌,那玩意一碰到舌尖他就尝出掺...

重复

食野社:

书名:重复


作者:索伦.基尔克郭尔


[1]


这些天才必定是怪想之子,沉醉于笑,幽默之舞者,尽管他们在其他时候(甚至在一瞬间之前)完全就像其他人一样,但就在舞台监督的铃声打响的这一刻,他们就被改变了,就像品种高贵的阿拉伯马那样地开始喷鼻和喘息,它们张大的鼻孔见证着内心中的那种精神之焦躁,因为它们想要向前,想要在狂野中奔腾。他们并不是那类想得很多、对笑进行了考究的艺术家,他们更多地是一种自己投奔于笑之深渊的抒情诗人,在这一刻让这笑的火山般的力量将他们抛掷到舞台上。因此,他们并没有对“他们将做些什么”进行很多考虑,而是让瞬间和笑的自然力量来统治一切。他...

I'd ache for you through any time that I can possibly reach.

dreamy_charles:

画了 @锥形雨 太太文里的一个场景,不过画完后才意识到似乎并没有抱emmm

时光隧道

© pin prick | Powered by LOFTER